goodporn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054
威望: 1054 点
金币: 10530

 鲤鱼精

~8~aJ^[  
~8~aJ^[  
嫦娥奔月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嫦娥奔月时逢中秋 ,她身穿蚕丝织成的绢绸,慢慢升高飘过湖南时,透明布料凸显身材却泛起凉意 。她打了个喷嚏,嘴里一块不死仙丹屑掉落洞庭湖,正巧被一条鲤鱼一口吞下, 还另洐生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8~aJ^[  
~8~aJ^[  
这条鲤鱼虽没有成仙,但得到长生,经过几千年的修练,只要离水上岸即可 变成美人鱼,但成天勤练鲤鱼跳龙门,除了教坏其它鲤鱼跟着乱跳外,还是没有 飞天成仙,仍是一条身长一.五公尺的大红鲤鱼。 ~8~aJ^[  
~8~aJ^[  
蹲下来看花、木、禽、兽的性生活,都各有自由啊?人也是动物,为什么性 爱要有道德规范?谁说出门要穿衣服?法律干嘛不准在公众场所做爱?谁说性爱 要被婚姻绑着? ~8~aJ^[  
~8~aJ^[  
人之初性本善,如果人类可以回到动物初衷…不受教条的钳制,纯爱、同性 爱、乱交、一女多男、一男多女…都能各凭需欲追求,各找自己所爱…那会不会 更接近天下为公世界大同? ~8~aJ^[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普通鲤鱼在水里视力可达廿公尺,听力远有四十公尺,可活到五十岁。更何 况是千年鲤鱼精? P8ej9ULX,  
P8ej9ULX,  
廿一世纪初的洞庭湖,即使湖面缩小仍广达二千多平方公里,水上人家船屋 也多。大红鲤几千年来,常在水底听船上渔夫讲话;也看过女人在船上跳舞,她 早学会人类的互动行为。 P8ej9ULX,  
P8ej9ULX,  
最让大红鲤好奇的是,继常在夜里听到女人的呻吟声?每当好奇循声浮出水 面,探头往船屋里瞧,就会看见船家男人把女人拉到船头,脱光,压上去,女人 就开始哇哇叫。这种事最常发生在月圆之夜,那种声音几千年来未曾改变,听来 不是痛苦,却似乎很难受,看来又很快乐的娇喘吟啼。 P8ej9ULX,  
P8ej9ULX,  
这一天,适逢是中秋节,她才做完鲤跃龙门全身虚累,依稀听到湖边传来笛 声,那笛声委婉幽扬,听得她如慕如愫,慢慢循声游过去。看到一个男人坐在石 头上吹笛子,男人很年轻一表斯文,看来不像渔夫。 P8ej9ULX,  
P8ej9ULX,  
鲤鱼会因为季节或生理需要,在不同时间做出〈鲤鱼跳龙门〉的跳水动作。 而这尾修练千年的大红鲤,则选在中秋节前后,如果不在水面抛甩她就觉得不舒 服。孰知在虚弱时,为了追寻笛声一不小心就被渔网缠住。 P8ej9ULX,  
P8ej9ULX,  
这一次被困,让鲤鱼精很惊愕,她印象里的洞庭湖,在五百年前没有渔网, 直到近百年来虽有绳网,但远远就能看到网绳,还能一挣网就破。她很纳闷,怎 这一次网绳透明细如蛛丝,却任凭怎么挣扎就是挣不破?她愈是想挣脱,渔网却 把身上的背鳍、胸鳍、腹鳍、臀鳍愈缠愈紧。 P8ej9ULX,  
P8ej9ULX,  
直到她被连着渔网拉上岸,渔夫拿粗绳穿过她的喉咙,生平第一次裸体被扛 到岸上叫卖,她觉得差死人了!而且身上鳞片风干后,奇痒无比浑身难受。 P8ej9ULX,  
P8ej9ULX,  
“好美的一条鱼!这条鱼卖多少钱?”那个吹笛子年青人蹲下来,摸着落网 的大红鲤鱼,他边摸边和渔夫讨价还价。 P8ej9ULX,  
P8ej9ULX,  
“连你爹积欠的一起还?就半价卖给你!”“谁拖欠,您找谁要钱,鱼我买 了…”年轻人一脸生气把钱一丢,抱着大红鲤鱼就跑。 P8ej9ULX,  
P8ej9ULX,  
大红鲤被抱到浑身难受,尤其系绳穿过喉咙痛的要命,可是这男人一手托着 她的胸口,另一手又抱在生殖口上,就在她感觉羞的要死时,不得了的事情发生 了!她身上被风干的鳞片逐一翘起,感觉就像要崩裂一般。 P8ej9ULX,  
P8ej9ULX,  
到了湖边浅水处,年轻人说“不要挣扎!我帮你解开。”他把笛子插在腰间 ,蹲下来双手并用,小心翼翼的帮她解开穿过喉头的系绳。 P8ej9ULX,  
P8ej9ULX,  
鲤鱼精一则羞一则怕,感到全身虚弱又难受,于是扭身一挣,就往水里逃走 。她拼命的往前游,可是全身僵直,鳞片外翻根本游不动,先是头痛欲裂,接着 鱼鳞开始脱落,她从头部开始慢慢蜕变成人面、鱼身的大怪鱼。 P8ej9ULX,  
P8ej9ULX,  
忍痛游了许久直到她惊魂甫定,低头看自己变成半人半鱼时,她知道时候到 了,自也没有惊慌。因为她看船屋几千年,知道当女人就能用脚走路,也能下水 游泳,还可以做哇哇叫的事。 P8ej9ULX,  
P8ej9ULX,  
可是低头看自己,胸鳍和尾鳍怎还在?和女人比较,就是少了双手和双脚。 大红鲤躲在水里,经过几天的适应和冷静之后,她才想到没有向救赎的年轻人道 谢。所以她每晚都会去湖边等那笛声,可是救命恩人一直没有出现,但是胸鳍慢 慢变成手,以前没有的头发也长的很快。 P8ej9ULX,  
P8ej9ULX,  
一晃又过了几天,当月亮升起时,那笛声再起。她循声探出水面,又看见那 年轻人坐在石头上在吹笛子。月光下,年轻人长的一脸俊俏,不像渔夫一脸横肉 还有落鳃胡。 P8ej9ULX,  
P8ej9ULX,  
“公子!奴家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年轻人看见水里冒出一个长发女人,说 话遣词用古代语法,以为她是传说中的古代鲮鱼。年轻人一惊吓站起来转身就想 跑,却被石头拌倒反跌落水中。 P8ej9ULX,  
P8ej9ULX,  
“救命!我不会游泳…”年轻人呛了几口水就沉落湖底,鲤鱼精赶忙上前伸 手抱住,先把他推出水面,再慢慢推向浅水区。年轻人在昏暗的月光下,也分不 清楚是人还是妖怪,临危本能有的抓就抓,他把鲤鱼精抱的紧紧的。 P8ej9ULX,  
P8ej9ULX,  
“公子!这里水浅,别抱着我啦!”年轻人发现抱着一个裸女,赶忙松手, 要爬上岸又滑了一跤。鲤鱼精笑了! P8ej9ULX,  
P8ej9ULX,  
“冷冰冰的,你是鬼?还是鲮鱼?”被这一问,鲤鱼精赶忙解释说“我向来 都这样呀!你真好,暖呼呼的。”她一脸笑又接说“恩公!奴家…来答谢公子救 命之恩!” P8ej9ULX,  
P8ej9ULX,  
“你就是我放生那只大鲤鱼?”讲话年轻人叫云梦泽。 P8ej9ULX,  
P8ej9ULX,  
“嗯~谢谢救命之恩。”他从头往下看,眼前讲话结结巴巴的,竟是人面人 手,鱼身的裸女。 P8ej9ULX,  
P8ej9ULX,  
“我不是恩公,也不是公子。我叫云梦泽。” P8ej9ULX,  
P8ej9ULX,  
“云梦泽,你?奴家,我…”几百年前她就听渔夫常说“云梦泽”。可是自 己却没有名字,常听女人自称“奴家”。 P8ej9ULX,  
P8ej9ULX,  
“现在廿一世纪,“奴家”在一百年前就不流行了!”鲤鱼精嘴里的恩公、 奴家、公子…都是几百年前学来的。而她听渔夫说的“云梦泽”,是洞庭湖的古 地名,也不是云梦泽这个人。 P8ej9ULX,  
P8ej9ULX,  
“公子改成“先生”;奴家改成“我”。来~告诉我,你叫啥名字?家住那 里?” P8ej9ULX,  
P8ej9ULX,  
“我…红鲤鱼。” P8ej9ULX,  
P8ej9ULX,  
“你?看来是传说中的鲮鱼。红鲤鱼,俗气!我来帮你取名字。现在秋天是 桂月,你全身泛红,那就叫你桂红绫。好不?” P8ej9ULX,  
P8ej9ULX,  
“我,桂红绫?你,云梦泽。” P8ej9ULX,  
P8ej9ULX,  
“对,今后桂红绫就是你的名字。” P8ej9ULX,  
P8ej9ULX,  
“桂红绫!”鲤鱼精边喊着自己的名字,边在水面跳舞,她一心只想跃身成 龙,跳了几千年没当成神仙,却变成一条美人鱼。 P8ej9ULX,  
P8ej9ULX,  
“我…云梦泽。住在湖边的村子里,今年廿三,还没结婚。上次赎你花掉我 一个月生活费。”云梦泽的自我介绍,鲤鱼精似懂又非懂。 P8ej9ULX,  
P8ej9ULX,  
“桂红绫可以讲话,真好!”看云梦泽在眼前笑,她也跟着笑,还游过来抱 着云梦泽,她似乎很喜欢云梦泽暖呼呼的身体。 P8ej9ULX,  
P8ej9ULX,  
鲤鱼精受困被救后,变成半人半鱼,没有脚仍得住在湖底,她浮出水面时, 用鳃进化的肺呼吸,但下水后还是可以潜游不用换气。 P8ej9ULX,  
P8ej9ULX,  
云梦泽认定她是鲮鱼,自也不认为她是妖怪。每天晚上都会到湖边,以笛声 为信号邀约。二人常常幽会到深更半夜,才依依不舍的各自回家。 P8ej9ULX,  
P8ej9ULX,  
“你的下半身如果没有鱼的尾鳍,我就带你回村子里玩。”久而久之,鲤鱼 精讲话更顺了,二人的话题也愈来愈深入。 P8ej9ULX,  
P8ej9ULX,  
“喂!尾鳍可是鱼族的贞节象征呢!”桂红绫嘟着嘴说。 P8ej9ULX,  
P8ej9ULX,  
“那…交尾过后,会消失吗?”这一问,让桂红绫害羞的脸更红了。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洞庭湖旧称也叫云梦泽,浩瀚迂回,山峦突兀,是中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 湖的意思就是神仙洞府,其最大的特点便是湖外有湖,湖中有山。自古被颂扬渔 帆点点,芦叶青青,水天一色,鸥鹭翔飞,可见其风光之绮丽迷人。 P8ej9ULX,  
P8ej9ULX,  
有一天下午,云梦泽等不及晚上,就跑去找桂红绫。桂红绫听到笛声邀约, 游过来一脸开心说“下来,我教你游泳!”她调皮的摆甩尾鳍,溅起水花打湿了 云梦泽。 P8ej9ULX,  
P8ej9ULX,  
“不要!我怕水。”“那你下来,我推你去看一个地方。”云梦泽走到及腰 的湖中,被鲤鱼精拦腰撞倒。 P8ej9ULX,  
P8ej9ULX,  
“喂!你要害死我。”“梦泽有我,不必怕水啦!”桂红绫随即背起他,往 洞庭湖中央游去。云梦泽趴在鲤鱼精的背上,双手紧抱着她凸出的胸部,感觉软 软的,而她扭腰游泳的磨蹭,却让他跨下起了生理反应,心里一则暖洋洋,二则 害羞,不知如何是好。 P8ej9ULX,  
P8ej9ULX,  
桂红绫游了许久,才把云梦泽驼到湖中央的一艘船屋边。 P8ej9ULX,  
P8ej9ULX,  
“船有二个人,人不见了!”云梦泽爬上船屋一看,她说的二个人应该是夫 妻,因为衣服有男有女。是船丢了!不是人不见了。洞庭湖里有许多渔民长年漂 在湖中,他们打鱼卖鱼,生儿育女,全在一条小船上。这船或许在几百里外,因 为断缆漂过来搁浅,就卡在湖中央的竹林边。 P8ej9ULX,  
P8ej9ULX,  
“红绫!爬上来,我帮你穿衣服。”云梦泽从船舱里走出来,手上拿着女人 的衣服。等桂红绫爬上船来,二眼却猛盯着她胸前那对乳房,她的乳房没有乳晕 ,有着高高硬起的粉红色乳头,正朝着他眼珠子在左右晃动。赶忙拿衣服上帮她 套上,看来还挺合身呢! P8ej9ULX,  
P8ej9ULX,  
“站起来!对,来往前走…慢慢的走,对…”云梦泽扶起桂红绫,教她用尾 鳍走路。走着走着,桂红绫尾鳍都被甲板磨到破皮流血了,她还是走不好。云梦 泽心疼的抱住跌倒的她,一人一鱼的感情,就在湖中央的水湄深处升华。 P8ej9ULX,  
P8ej9ULX,  
他突然想到一事,就问:“你的尾鳍真的做爱就消失了吗?” P8ej9ULX,  
P8ej9ULX,  
“做爱是什么?我知道做饭。”她不懂,从没听渔夫说过。云梦泽用手掌比 出男女性爱的姿势,桂红绫懂了。她生气的说“,不准你这样欺负我!”因为她 说,常在晚上看到渔夫把女人抓在船屋的甲板上,脱光,压上去,女人就开始哇 哇叫。 P8ej9ULX,  
P8ej9ULX,  
“你常看做爱喔?哇!带我去看。”云梦泽从来没看过,是真的想看。为了 看渔夫做爱,二人等天黑之后,桂红绫又推着云梦泽,游到船屋聚集的地方。她 指着会晃的船说“那里就有。”二人静静的靠上去,云梦泽抓着船身往船舱里看 ,果然看到一对男女在做爱。 P8ej9ULX,  
P8ej9ULX,  
“那边也有!”桂红绫又推着云梦泽游了过去。这回只能偷偷的瞄着,因为 这一对很大胆,公然在甲板上露天干活儿!鲤鱼看不懂会好奇;但桂红绫懂得交 配动作叫做爱后,她的粉脸羞得通红。云梦泽回头一看,她在月光下更添几分娇 媚,比想像中的女人更好看。 P8ej9ULX,  
P8ej9ULX,  
她的美,让云梦泽有些心潮澎湃了!把她搂在怀里,伸手轻抚她的发梢。接 着手慢慢地滑到她的胸部,这次桂红绫没有拒绝,云梦泽轻轻的揉了几下。桂红 绫竟然把身体往他身上靠了过去,看来她动情了。 P8ej9ULX,  
P8ej9ULX,  
侧头看向甲板,春宫演完了。男人走向船边,向湖里洒了一泡尿。女的追上 去从后抱住,嗲声嗲气的说“老公!我还想要。” P8ej9ULX,  
P8ej9ULX,  
“干!你这骚婆娘!” P8ej9ULX,  
P8ej9ULX,  
“嘘~”云梦泽怕被发现,对桂红绫比了我们回去的手势。二人游回原来的 船屋,云梦泽先拉她上船,一脸色欲的抱住,用手抬起她的下巴,就在月光下吻 了她。感觉桂红绫的上唇比下唇厚长,她很喜欢接吻,但是不喜欢把头上仰。云 梦泽心想,或许她害羞吧? P8ej9ULX,  
P8ej9ULX,  
但奇怪的是,若是害羞,怎眼睁睁看云梦泽先脱光自己,再褪去她身上湿透 的衣物,还让云梦泽抱进船舱。 P8ej9ULX,  
P8ej9ULX,  
“这样躺着!舒服吗?”几千年来看过男女做爱千百次,这还是头一次被赤 裸的摆在软暖的床褥上。 P8ej9ULX,  
P8ej9ULX,  
桂红绫说“舒服!但我不喜欢把头上仰,因为鲤鱼不会头高尾低的摄食。” 原来,她把接吻的吸啜当成摄食行为。 P8ej9ULX,  
P8ej9ULX,  
“喔?那你喜欢这样吧!”云梦泽说完一把抱住,二人在床上侧滚,变成桂 红绫趴在云梦泽身上。 P8ej9ULX,  
P8ej9ULX,  
“来~吻我!”云梦泽把头上仰,主动去诱导吸啜她的嘴唇。桂红绫对接吻 似乎很专业,让云梦泽觉得,看来这不是她的初吻。当她说“鲤鱼都是这样摄食 的呀!”云梦泽才恍然大悟。一脸淫邪的说:“那你一定很会帮男人吹喇叭?” P8ej9ULX,  
P8ej9ULX,  
“吹喇叭?不懂。我以为你会压上来,让我哇哇叫…”她好奇,云梦泽怎没 有压上来。 P8ej9ULX,  
P8ej9ULX,  
“喔!我不是渔夫,是淫夫!哈哈…”嘴巴说,不老实的手开始在她身上四 处轻抚,摸最多的当然是那与众不同的小肉洞。 P8ej9ULX,  
P8ej9ULX,  
她从没被碰过的私处,被粗糙的手指摸到时,每碰触一下就泛起一阵颤抖, 梦泽好奇再扣了几下,让她全身都软了。手指头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就猛往洞里 挖,她张口“啊!”轻呼一声,二腿僵直整条鱼瘫软趴在云梦身上。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你躺下来!让我看…”云梦泽好奇,推她翻身平躺在床上,转头靠向美人 鱼的下腹部,她那丘形外表有如馒头,毫发不生,感觉柔软又光滑无比,压下去 没有耻骨,摸起来像馒头,那洞口细小呈圆囊形,奇特的是,她有环绕状的唇瓣 。用手指往内拭探,润滑感觉更美,更紧…还有环颈般的圈圈皱褶。 P8ej9ULX,  
P8ej9ULX,  
云梦泽是童子鸡,自也看不出她有何特别或蹊跷。反倒是桂红绫一脸天真的 问“什么是“干…你这骚婆娘?”我常听渔夫这样说。” P8ej9ULX,  
P8ej9ULX,  
云梦泽转身抱着她说“待会我干你…就知道了…呵呵”说完又是吻了上去。 P8ej9ULX,  
P8ej9ULX,  
他发现只要不让桂红绫她把头往上仰,她就会很活跃,把舌头送过去,那种 被吸啜的舒适感觉,男人马上会起生理反应。任谁都会把鲤鱼特有的摄食姿态, 和女人帮男人口交画面联想在一起。 P8ej9ULX,  
P8ej9ULX,  
吻了一会儿,桂红绫竟然用娇羞的眼神说“骚婆娘…还要!”“你三八喔! ”被云梦泽打了屁股,她还咯咯的笑。 P8ej9ULX,  
P8ej9ULX,  
“我学船上女人说的呀?不说,就不说。”听这话,其实云梦泽可爽的很。 他瞄到渔绳上晾着女人的内裤,又再看着鲤鱼精的下半身。“呵!呵!你一辈子 都不用买内裤。”他一脸色欲,手指又往她的小肉洞里去了。 P8ej9ULX,  
P8ej9ULX,  
“你昨天摸我的时候也说“我还要”呀?”一段日子相处下来,桂红绫发现 ,不给他摸小肉洞,会被云梦泽打屁股;如果让手挖进去,他就会一脸兴奋。得 寸进尺的云梦泽,终于情欲难禁一个翻扑,将桂红绫压在身下,想趁乱就一插到 底。 P8ej9ULX,  
P8ej9ULX,  
“啊!…不要。”被压在床上的桂红绫大叫,用力想把云梦泽推开。她一想 到渔夫把女人拉到船头,脱光,压上去,就激烈地反抗着。挣扎中她感觉小肉洞 口被硬物顶着,就好奇的问“梦泽!那是什么?我“我还要”看!” P8ej9ULX,  
P8ej9ULX,  
“就说我是淫夫,不一样了吧?”桂红绫看到那硕硬的肉棒,一脸好奇的问 “这是什么?”他想试探她对男人了解多少,就说“这个好吃!你吃过吗?” P8ej9ULX,  
P8ej9ULX,  
“我从没见过,好吃吗?那我先吃一口。”红绫说着翻身就玩了起来。可鱼 终究还是鱼,她不是用手,而是用嘴巴玩了起来4她跪着翘起臀部,低头用丰 厚的唇唅住,就像鲤鱼在摄食,来回伸缩用唇瓣吸咬。感觉她在吸吮从龟头眼流 出来的津液。嘴里还说“好吃!” P8ej9ULX,  
P8ej9ULX,  
“这个叫做鸡巴,要把它插进小肉洞里,才会更好吃。” P8ej9ULX,  
P8ej9ULX,  
“鸡巴!?要插那里的洞?”她不解的问。 P8ej9ULX,  
P8ej9ULX,  
“插进你下面的生殖口里。” P8ej9ULX,  
P8ej9ULX,  
“可是我下面的口没有牙齿,怎么吃?” P8ej9ULX,  
P8ej9ULX,  
“插进去,你吃吃看,就知道啦,问那么多!”云梦泽说完又在她的屁股上 打一巴掌。桂红绫只要屁股被打,就会乖乖的听从,这是云梦泽调教出来的。 P8ej9ULX,  
P8ej9ULX,  
“不要压在我上面!”只要压上去,她就开始想挣脱。 P8ej9ULX,  
P8ej9ULX,  
“不压就不压。那你不准动,再动就打屁屁!”云梦泽知道她怕被压着,做 爱蹲着也可以。 P8ej9ULX,  
P8ej9ULX,  
“手过来扶着!”云梦泽一吆喝,鲤鱼精还真的乖乖扶着肉棒。 P8ej9ULX,  
P8ej9ULX,  
“你在流水了,对不对?” P8ej9ULX,  
P8ej9ULX,  
“对!滑滑的。” P8ej9ULX,  
P8ej9ULX,  
“要说“哥哥我很痒,淫妇氾滥了!””云梦泽边说,边要求她扶肉棒顶在 小肉洞口,偶儿还故意让肉棒滑出去,再骂她“抓好,跑掉就没得吃了…” P8ej9ULX,  
P8ej9ULX,  
“抓好了!”她乖乖配合下,云梦泽轻轻一顶,肉棒尖端就没入肉洞口些许 了。 P8ej9ULX,  
P8ej9ULX,  
“你说“我要吃…干我””这男人还真淫,初夜就在调教他的新娘。 P8ej9ULX,  
P8ej9ULX,  
“我要吃…干我。”听桂红绫跟着说,云梦泽笑了。 P8ej9ULX,  
P8ej9ULX,  
“你和几个男人做过吗?” P8ej9ULX,  
P8ej9ULX,  
“没有!鱼没和人做?” P8ej9ULX,  
P8ej9ULX,  
“那鱼和鱼做过啰?”“做过,还没吃长生不老药之前的事了!” P8ej9ULX,  
P8ej9ULX,  
“那你是处女!呵呵…其实我也是处男!老实讲我也不会…”云梦泽说完, 整个人像泄了气的气球,本来猥琐的男人,竟成未经人事的大男孩。 P8ej9ULX,  
P8ej9ULX,  
“我是看过很多,其实也不会。还以为你很会呢!”换桂红绫低下头,变成 未经人事的小处女。 P8ej9ULX,  
P8ej9ULX,  
“我也看很多呀!我阿爹常带女人回家,其实刚才说的话,都是偷看阿爹干 女人学来的…” P8ej9ULX,  
P8ej9ULX,  
“我不喜欢男人这样…吼!” P8ej9ULX,  
P8ej9ULX,  
“我也不想对女人吼…红绫,那你给我干好吗?”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我给你干。”桂红绫这一次说的很小声,一脸脉脉含情样。云梦泽 得意的笑了。“你很漂亮,像天使!” P8ej9ULX,  
P8ej9ULX,  
“我不是天使,是一条鱼,无声无息的长在洞庭湖里,唯一的要求,就无忧 无虑的活在洞庭湖里。只希望你真的心疼我!” P8ej9ULX,  
P8ej9ULX,  
“好!一言为定。”云梦泽伸手扶着肉棒,先在小肉洞口磨蹭了几下说: P8ej9ULX,  
P8ej9ULX,  
“闭上眼睛…抓好。”这回,不等她回应,也不懂怜香惜玉,更不会前戏, 就把全身重量往下一坐,那肉棒对准小肉洞用力地插了进去。 P8ej9ULX,  
P8ej9ULX,  
“啊!”她痛得大叫时,已经全根尽没,一插到底了。 P8ej9ULX,  
P8ej9ULX,  
“喔!…好痛。”这一痛,让桂红绫一下子坐了起来,鱼的本能就是想逃, 但下半身被云梦泽坐着,肉棒已经深深钉在小肉洞里面。 P8ej9ULX,  
P8ej9ULX,  
“不要动,你再动会更痛喔!”云梦泽嘴巴凶但手却很温柔,在她背上慢慢 安抚着。“梦泽秀秀!红绫不痛,不痛…这样不痛了对吧?”接着让插在穴里的 肉棒轻轻蠕动起来。 P8ej9ULX,  
P8ej9ULX,  
她嘟嘴喊“还痛…”,但在云梦泽挑弄之下,刺痛感渐失,她瞬间又改口“ 嗯?怎…不那么痛了!”云梦泽看她痛得眼角都挂着泪水,很心疼,赶快用热唇 帮她拭去。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也要秀秀,我也痛痛!”他当然知道,大红鲤即使长的和女人一般高 ,但是那小肉洞真的比女人窄紧太多了。他也有感觉,肉钉子被小肉洞紧紧的钳 着,很痛! P8ej9ULX,  
P8ej9ULX,  
“那…快拔出来!我不要梦泽痛…”桂红绫似乎忘了自己疼痛,反过来亲吻 云梦泽。 P8ej9ULX,  
P8ej9ULX,  
“不行拔出来!会更痛。摇松它就不痛了。” P8ej9ULX,  
P8ej9ULX,  
“怎么摇?”“你在上面摇。”这鲤鱼精还真好骗,乖乖让云梦泽抱着,二 人一起侧身躺下,翻滚,上下互换变成女上男下。 P8ej9ULX,  
P8ej9ULX,  
“红绫!你慢慢的摇,我就不痛了!”云梦泽要求桂红绫像海豚般摇曳着腰 身,自己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握着乳房坐享其成。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肚子怪怪的,我还要…” P8ej9ULX,  
P8ej9ULX,  
“那不是怪怪,要说舒服。你要说“好舒服,我还要…””云梦泽躺平缩收 起二脚,大腿外张夹住桂红绫的臀部,挺腰开始向上迎顶,看似迎合她,实则是 他主动在干。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好舒服,我还要…”桂红绫很快就学会淫啼。云梦泽脸色一喜,就 把肉棒拔出更多,再用力往上干进去。“啊~~”她竟然发出了一声浪叫。这同 时,云梦泽感觉肉棒被紧紧的包裹在湿热、温暖的肉洞里,即温暖又满足,仿佛 又有婴儿的嘴在安祥的吸啜龟头。 P8ej9ULX,  
P8ej9ULX,  
那种舒服无法抗拒,玩了没几十下,云梦泽就射了出来。毕竟二人都是第一 次做爱,尤其他是处男难免会更快一些。就在云梦泽幸幸然,暗叹自己没用时, 桂红绫却一脸高兴说“钉子软了!”翻身从云梦泽身上滚下来。 P8ej9ULX,  
P8ej9ULX,  
云梦泽怕她溜回水里,赶紧压上去抱住她,说:“你好棒!不要跑。”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你下来,我肚子痛痛,尾巴很难受…”“我就说…不做爱肚子会痛 痛。红绫乖~我们天天做,做久一点就不痛了。” P8ej9ULX,  
P8ej9ULX,  
“现在还在痛痛,我们再做爱好吗?”可是云梦泽那话儿,竟然软垂没有生 机。看云梦泽迳自满足的睡着,她也闭上眼睛,接着二人相拥都睡着了。 P8ej9ULX,  
P8ej9ULX,  
午夜时分,月亮俏俏升上起,天籁虫鸣是天然的催眠药。桂红绫甜甜睡在云 梦泽的臂弯中,烦恼疑虑全抛进洞庭湖里,她只管沉沉睡去,人鱼相恋的结局会 如何?管它。 P8ej9ULX,  
P8ej9ULX,  
熬了几千年,今天终于享受女人该有的性福,但是对于云梦泽的做爱表现, 她宁愿忘得一干二净。因为性爱最高境界,是鱼水之欢,而人类还停留在初进化 的肢体交配行为,好逊!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翌晨。天光大亮,阳光射进船屋,刺痛了赤裸的桂红绫。 P8ej9ULX,  
P8ej9ULX,  
她一醒来就大声尖叫,被吵醒的云梦泽也吓到瞠目结舌,因为鲤鱼精的尾鳍 ,在一夜之间分裂成双脚。床上的桂红绫看来比昨晚又长高一些,身长看来有一 .七M。但那二条腿修长到有些不成比例,光那腿长就有一.二M左右。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我可以站起来走路了,你看…”她一眼高兴,没穿衣服就往外晃出 去。云梦泽拿着衣服跟出去,她赤身裸体站在船头,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完美的胴 体上。 P8ej9ULX,  
P8ej9ULX,  
好美!真的好美! P8ej9ULX,  
P8ej9ULX,  
这时,远处有渔船轰隆而来,瞬间破坏了这幅宁静画面。云梦泽赶忙拿衣服 为她披上,等渔船远去之后,桂红绫一转身衣服又滑落了。是她自己不穿的,这 让云梦泽当场愣住。 P8ej9ULX,  
P8ej9ULX,  
昨晚的船屋只有月光,看不清楚。而现在天光大亮,杵站在那儿的她全身裸 裎,一对看来有B罩杯的乳房,在晨曦下竟是那么美,她迎向云梦泽说: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我想要有自己的船屋…我想要学跳舞,我想学煮饭,想和你做爱… ”她说了好好多的话。 P8ej9ULX,  
P8ej9ULX,  
“你…怎突然,会说这么多话?” P8ej9ULX,  
P8ej9ULX,  
她先瞪着云梦泽,再侧着头说“啍!连坏男人骗我做爱,都知道!”接着纵 身一跃,噗通就跳进水里。 P8ej9ULX,  
P8ej9ULX,  
“喂!你不要走啦…”当他叹自己不会游泳时,桂红绫早沉入湖底游走了。 P8ej9ULX,  
P8ej9ULX,  
船屋搁浅在湖畔竹林边的小丘上,四下碧水万顷,加上晨曦下的绚丽天空。 清澈的湖水就如自家的庭院,真是如诗如画。天呀~这里…真是人间仙境,好美 !美到像梦境里一样I惜一夜邂逅的美人鱼走了。 P8ej9ULX,  
P8ej9ULX,  
“红绫…你在那里呀?”四周一片宁静,湖面无波,他又再声声的叫着。许 久后,听到云梦泽在叫,桂红绫浮出水面一脸笑,看都要哭了赶忙爬上船屋。看 她全身赤裸裸迎着阳光,嘴角漾着迷人的笑,光着小脚丫,更美!这一幕,让老 是愿对家里穷的云梦泽,看得心里涌起温暖,脸上漾出满足和幸福。 P8ej9ULX,  
P8ej9ULX,  
“其实幸福不一定要很有钱。”桂红绫边说边走,接着埃在云梦泽身边,二 人趴在栏杆上,看着翠绿的洞庭湖。 P8ej9ULX,  
P8ej9ULX,  
“跟你相处久了,我比谁都懂你,知道你想要有钱,更知道你在骗我,也知 道你真心爱我。我才会把身体给你…” P8ej9ULX,  
P8ej9ULX,  
“那你会变钱吗?你还知道什么?” P8ej9ULX,  
P8ej9ULX,  
“我不会变钱,但我知道人交尾横冲直撞,三二下就结束,早落伍了!” P8ej9ULX,  
P8ej9ULX,  
“落伍?”云梦泽被说的无地自容,谁叫自己是初次,三二下就出来了。 P8ej9ULX,  
P8ej9ULX,  
“你看鱼、青蛙…做爱姿势多悠雅,那才叫鱼水之欢。人类进化太慢,改天 我教你做爱。”云梦泽想了想,也对,人类做爱又称妖精打架,横冲直撞还不一 定能生小孩。而鱼、青蛙…凭着肌肤磨蹭,可以淫欢一整晚,甚至几天,可是孕 育的子孙却是千千万万。 P8ej9ULX,  
P8ej9ULX,  
“改天你要教我做爱?我不是鱼,我可要真枪实干喔!”“嗯~知道啦!” 桂红绫这一允诺后竟一脸通红,看来她是说真的。只是云梦泽心里纳闷,这只鲤 鱼精要怎么教我做爱? P8ej9ULX,  
P8ej9ULX,  
“可是我肚子饿了,想回家!”桂红绫应云梦泽要求,送他上岸回村子里买 些食物水果,接下来的日子,二个人都匿在船屋。他们过得无忧无虑,三餐两人 一起恩爱的炊煮,白天就在船屋门前戏水晒太阳,日子怎样过,都觉得很放松。 P8ej9ULX,  
P8ej9ULX,  
晚上一起躺在甲版上,仰望静静的夜空,睡前,或在舒适的床上,或公然在 甲板上,只要想要,就随地痴缠云雨,恣意赤裸交欢,沉浸在爱河中。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笨笨,鱼最会做爱了,但主动的都是雌鱼,母鱼会扬色、振身、然后 跳神仙之舞等等,雄鱼要被诱导才会爽。” P8ej9ULX,  
P8ej9ULX,  
“对后!你前几天,不是说要教我做爱?” P8ej9ULX,  
P8ej9ULX,  
“对呀!你还太嫩,又太敏感,等你克服做爱的敏感度后再教你。”桂红绫 说的很真诚,对云梦泽也很温柔。虽然梦泽的交尾技巧不好,但只要他想做爱, 红绫就一定奉陪。 P8ej9ULX,  
P8ej9ULX,  
时光流逝得比想像中还要迅速,桂红绫除了下水游泳之外,她都用漾着幸福 的笑靥,依偎在云梦泽身上凝视着他。 P8ej9ULX,  
P8ej9ULX,  
有一天梦泽上岸,刻意去买了几件性感睡衣,她却不穿。连一般女孩子所向 往的,比如美丽衣裳或妆扮自己,她也不要。她只要有晴朗的阳光与舒适的风, 桂红绫就会笑颜逐开的下水游泳。 P8ej9ULX,  
P8ej9ULX,  
洞庭湖是亚热带季风湿润型气候,雨量充沛,湿润多雨,红绫最喜欢下雨天 ,只要听到雨声,她就会说“下雨天做爱最舒服了。”然后一脸高兴的向云梦泽 索爱。当她想做爱了!两人四目交缠时,会让周遭的一切仿佛骤然静止,只剩下 彼此怦然心跳。 P8ej9ULX,  
P8ej9ULX,  
“你愿意嫁给我吗?”云梦泽伸手轻拂她细嫩的胸部。 P8ej9ULX,  
P8ej9ULX,  
“不要…”她慌张的摇头;但性感的唇却闪过一抹笑意。“那…愿意和我做 爱吗?”云梦泽总是爱逗弄。 P8ej9ULX,  
P8ej9ULX,  
“做爱…快,在雨中做…雨停就不好玩了!”这句话恍若一枚炸弹,尤其从 柔顺娇美的桂红绫口中说出来,更具威力! P8ej9ULX,  
P8ej9ULX,  
和桂红绫做爱,最美的是享受她的口爱。尤其月圆之夜,四下一片静谧,红 绫总是光着身体,坐在甲板上,赤裸的玲珑胴体,在月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朦,每 被逗弄她就眼眸迷离,贝齿轻咬,俏脸带着羞怯,让人心魂欲醉。 P8ej9ULX,  
P8ej9ULX,  
她兴致一来,会在甲板上抬腰扭臀,那有如蜜桃般的乳胸,活像一像对风铃 在月光下晃荡。当舒爽到极致时,云梦泽最爱把把浓浓的精华,灌满桂红绫的鲤 鱼小嘴,她却当它是喝之欲醉的琼浆玉液。 P8ej9ULX,  
P8ej9ULX,  
洞庭湖四季分明,秋季天高云淡,二人在享受人间畅美之中,不觉已是秋去 冬来。虽说白天日照充足,但船屋的晚上是很冷的,又不能生火取暖,只有多盖 被子,有时连衣服都不敢脱。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我以后不要一个人睡,太冷了!” P8ej9ULX,  
P8ej9ULX,  
“就说…你想嫁给我了吧?”梦泽也觉得还是家里的炕铺温暖。 P8ej9ULX,  
P8ej9ULX,  
“你又再骗我了?我们…一人一鱼之间,隔着万千鸿沟。” P8ej9ULX,  
P8ej9ULX,  
“我不是开玩笑。我和你交往多久了?”“中秋认识,现在冬天好几个月了 !” P8ej9ULX,  
P8ej9ULX,  
“跟我回去,走…我带你回家。”云梦泽拉着她的手,看见船屋四周全是翠 绿的湖水,他又畏缩了,只好呆呆站着。 P8ej9ULX,  
P8ej9ULX,  
“梦泽!你若爱我,就得学会游泳。”真是床上一条龙,下水一条虫,二人 都笑了!不会游泳的他,只能央求桂红绫送他回岸上。 P8ej9ULX,  
P8ej9ULX,  
可是一离开湖边,换离开水的桂红绫变一条虫,这是她第一次走上陆地。村 庄离洞庭湖不远,但二人走到衣服全干了,还没走进村子里。可二人一路谈笑嘻 闹着,对云梦泽言,这些天彷佛外出度蜜月一般,两人都充盈着幸福,未来的日 子很穷,却仿佛变得很美好。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P8ej9ULX,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太色啦综合社区 » 武侠古典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Total 0.046800(s) query 3, Time now is:02-25 21:31, Gzip enable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Powered by 太色啦 联系我们:axunse@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