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h82475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955
威望: 1955 点
金币: 19550

 新妻

0
新妻走出菜馆,已是晚上十点多。我知何嘉仪居住北角宝马台,是位于北角半山的一栋豪宅,那里每一个单位,面积均有千多二千平方尺,是个非一般小康之家能够入住的地方。 7))y}N:p  
7))y}N:p  
我总觉得奇怪,何嘉仪家景富裕,虽然不能和竹琳这等富豪相比,但也应该衣食无忧,而她竟愿意在公司里当个小职员,况且她经常遭上司无理的折磨,终日受着闷气,却依然埋头苦干,还相当珍惜自己的职位。要是换着我,早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7))y}N:p  
7))y}N:p  
一辆出租车刚好经过,我扬手截住,拉开车门先让她上车。 7))y}N:p  
7))y}N:p  
车行不久,何嘉仪开声道:“你今个广告的功劳,相信又给老葛抢去了。” 7))y}N:p  
7))y}N:p  
我摇头一笑:“已习惯了,谁叫我只是个小职员。公司里五组员工,近百人之众,恐怕大老板也不晓得有我这个人!” 7))y}N:p  
7))y}N:p  
何嘉仪亦心感同意,说道:“我在公司已两年多,也留意到你的实力,像你这样的广告人材,倘若到其它大广告公司,成就必定会比现在好。依我看你的实力,便是自己开设公司,也绰绰有余。” 7))y}N:p  
7))y}N:p  
我听后不由苦笑:“我自己开设公司?这岂不是取笑我,不说我的能力如何,光是办公室的租金上期,相信我也付不来,如何能自立门户!” 7))y}N:p  
7))y}N:p  
何嘉仪笑了一笑:“你也太谦了,我又没向你借钱。” 7))y}N:p  
7))y}N:p  
“确实不是说笑,我是说真的。” 7))y}N:p  
7))y}N:p  
谈话间,车子已抵达她家门,我俩道别后,便吩咐司机往自己寓所而去。 7))y}N:p  
7))y}N:p  
转眼又过了两天,接近下班时间,何嘉仪突然走过来,向我道:“罗先生,今晚有约会吗?” 7))y}N:p  
7))y}N:p  
我刚和竹琳通了电话,知她今晚不会到我家,便摇头道:“没有,有事么? 7))y}N:p  
7))y}N:p  
7))y}N:p  
7))y}N:p  
“我有点事想要你帮忙,一起吃晚饭好吗?” 7))y}N:p  
7))y}N:p  
这可教我大出意外,但美人有约,又怎能拒绝,便点头应承。 7))y}N:p  
7))y}N:p  
进入餐厅,发觉这里的气氛很不错,柔和而略带点暗淡的灯光,让人很舒服。每张餐桌,都插着鲜花,还有一台洋蠋灯,环境相当不赖。 7))y}N:p  
7))y}N:p  
我俩都要了当日的晚餐,闲聊一会,餐点挨次送上,边吃边谈,但一直没进入主题。用完饭后,何嘉仪终于道:“罗先生,那日在出租车上的说话,可有再想过?” 7))y}N:p  
7))y}N:p  
原来是这事,我不禁摇头:“因经济能力所限,确实不敢去想。” 7))y}N:p  
7))y}N:p  
“假若你不用担心资金问题呢,会不会认真考虑?” 7))y}N:p  
7))y}N:p  
“这个……”实在太突然了,我不由怔住,也大概明白她今晚约我出来的原因。扪心自问,我对自己的能力,确实是充满信心,苦于腰包无金无银,岂敢多作妄想,这种荒诞的非分念头,确是想也不敢想,现见何嘉仪这样问,只得道: 7))y}N:p  
7))y}N:p  
“我不敢忍瞒,虽然我自信满满,也希望能够创点事业,可是在资金上确有点问题!我想,做老板是不可能的了,倘若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保证会尽力帮忙。” 7))y}N:p  
7))y}N:p  
何嘉仪道:“罗先生,我先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听完后,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其实,我是很喜欢广告这个行业,发觉充满挑战性,所以我一离开校园,就找这个行业工作,打算慢慢学习和聚积更多经验。本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兴趣,也没打算创办广告公司的念头,但在这两年里,我体会到很多人际关系上的事,让我很困惑,也打算辞掉现在的工作。近日,在父亲的鼓励和支持下,确有点心动想拥有一间自己的广告公司,不过我自知经验不足,更没有交际手段,说到创意,就更不用说了,正是文不得,武不得。”说到这里,何嘉仪也不禁苦笑起来。 7))y}N:p  
7))y}N:p  
我道:“其实广告这行业,要是你在商界八面玲珑,有头有脸,确实很占优势。但这一行除了人际关系外,主要还是创意,只要是好作品,不管创作者是知名的大师,还是刚出道的初哥,同样会受到欢迎。但很可惜的是,现今的客户,大多都是苟容曲从,盲目追随名家的设计意念,或和一些颇具名气的大广告机构合作。不过不要忘记,很多大广告公司,都是从小做起,没有第一步,就无法走向康庄大道,所以你也不用气馁,只要肯去努力,若能再加一点儿运气,最后总会成功的。就算失败,便当作累积经验。” 7))y}N:p  
7))y}N:p  
何嘉仪默默听完,沉思片刻,说道:“罗先生,我有一个请求,请你千万不要介意。” 7))y}N:p  
7))y}N:p  
我笑道:“要我不介意也可以,首先你不要再叫我罗先生,叫我国熙就行,要是你不答应,还要和我保持距离,我就未必会答应了。” 7))y}N:p  
7))y}N:p  
何嘉仪掩口一笑,表情非常可爱,我看见也不由心头微荡。只见何嘉仪流眄浅笑,说道:“直来叫惯你罗先生,一时改了称呼,真是有点不习惯。” 7))y}N:p  
7))y}N:p  
“我就更不习惯人家称呼我先生。你看老葛,还有其它同事,他们把国熙两个字也省掉,终日小子前,小子后的叫,叫得多么亲切,你也该好好学习。” 7))y}N:p  
7))y}N:p  
“我会的,就叫你国熙吧。刚才我想说,是希望能和你合伙开设一间公司,初步的资金,先由我承担,不知你意思如何?” 7))y}N:p  
7))y}N:p  
我摇头道:“你的好意,我先行多谢,但我却有自己的做人宗旨,决不会平白无端的接受别人恩惠,这希望你能体谅我。不过,若不嫌我才能疏拙,只要你说一声,我必定义不容辞为你打天下。” 7))y}N:p  
7))y}N:p  
何嘉仪垂头道:“我自知不是做生意的材料,更无法独力支撑一间公司,致希望能和你合伙,既然你这样说,只好罢了。” 7))y}N:p  
7))y}N:p  
我见她失望的表情,确有点不忍,只得道:“其实我是个材疏志大,不自量力的人,何尝不想创一番事业,但……但今次真的对不起!这样吧,你给我一些时间筹划资金,届时看我能筹集多少资金,再分配股份如何?” 7))y}N:p  
2 -M]!x)  
何嘉仪听见,愁容登时一扫而空,张大美目道:“真的,你是答应了。” 2 -M]!x)  
2 -M]!x)  
“目前我也没底,实不知能筹集多少。” 2 -M]!x)  
2 -M]!x)  
“创办一间广告公司,究竟要多少资金?” 2 -M]!x)  
2 -M]!x)  
“这个也不一定,刚开始是不可能有生意上门的,或许要守一段时间,新公司更不会有大客户支持,便是有生意,如电视和报章等帐期,未必会和客户的帐期吻合,因此必须预留一些流动资金。初步如摄影制作等工作,暂时可交由专业的公司代办,便可省去一些人手和器材开支,这样虽然会削减一些利润,却非常实际。依我来看,流动资金和基本开支,大概接近一百万吧。” 2 -M]!x)  
2 -M]!x)  
何嘉仪道:“什么,一百万便行!这比我预计的数目少得多了。” 2 -M]!x)  
2 -M]!x)  
“你的预算是多少?” 2 -M]!x)  
2 -M]!x)  
“我……我估计是这个。”说着竖起中食二指。 2 -M]!x)  
2 -M]!x)  
“基本上二百万是需要的,只是我尽量节省,应该一百万也可以了。” 2 -M]!x)  
2 -M]!x)  
何嘉仪垂着头,轻声道:“不,我……我是说二千万。” 2 -M]!x)  
2 -M]!x)  
“什么?”我瞪大眼睛:“若是这个数目,恐怕我今生今世也无法张罗得到!瞧来你的家当也不少。” 2 -M]!x)  
2 -M]!x)  
何嘉仪笑道:“我当然没有这么多,是父亲支持我的。” 2 -M]!x)  
2 -M]!x)  
“我也觉得奇怪,你在社会工作才两年多,就是每月不吃不喝,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2 -M]!x)  
2 -M]!x)  
“我们实不用太担心生意问题,父亲除了在资金上支持我外,在生意上也可帮一点忙。我家一直来是经营贸易生意,代理不少外国商品,年中在广告花费上的金钱,也为数不少,每年少说也有数千万。当然,初期父亲也不会将广告全部交给我,只要我们做出成绩,让他知道我们的实力,要全找过来,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2 -M]!x)  
2 -M]!x)  
我听她这样说,立时打起精神来,说道:“原来你有这么好条件,成功机会又大大增高了!新广告公司,最担心的是很难找到客户,纵有生意,客户也会诸多挑剔和要求,往往因这样而把生意弄丢。既然你有父亲支持,我们就必须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2 -M]!x)  
2 -M]!x)  
当日我回到自已的寓所,兴奋之情仍不能平息,心里一直想,何嘉仪的父亲肯在生意上支持,新公司就不用担心客户问题了,这一颗定心丸,当真是比什么都强。但资金问题又怎样?这是我最大的一个难题。 2 -M]!x)  
2 -M]!x)  
以我现在和竹琳的关系,若和她商量,这问题自然马上解决,但我堂堂一个男子汉,岂能依靠女人的金钱!取出储蓄簿一看,不禁摇头叹气,打滚了这么多年,才积得十一万,这如何是好?但这一次确实是个好机会,倘若错失了,也不知可有第二次! 2 -M]!x)  
2 -M]!x)  
我自问信用也不错,若向银行贷款,或可借得十万块,余数又如何呢?左思右想,给我想起志成有个老同学,是在财务公司当经理,倒不如和志成商议一下。志成听后,也觉这是个好机会,竟主动借我十万块,但我笑着一口拒绝了,我心里清楚,志成结婚时已花了不少积蓄,况且他现在有了家庭,每月还要支付房屋贷款,他现在的环境,实在好不了我多少。 2 -M]!x)  
2 -M]!x)  
幸运地,在志成的同学帮助下,愿意信贷我二十万,确实令我雀跃不已。这段日子,我四处张罗,几经辛苦,终于给我筹集了五十万。 2 -M]!x)  
2 -M]!x)  
为了多谢志成的帮忙,下班后便给志成一个电话,要请他夫妻俩好好吃一顿。志成回道,今晚公司有点事,要晚上八点过后才能回家,叫我先到他家里坐坐,我便答应了。 2 -M]!x)  
2 -M]!x)  
本想叫竹琳和我一起去,但她说表哥在家,不方便出来,我笑着问她,是不是被他缠着做爱,竹琳笑着回答我,他表哥刚把肉棒抽出来,我的电话便来了。 2 -M]!x)  
2 -M]!x)  
我听后心头不禁一酸,但裤里的家伙竟自动硬了起来。 2 -M]!x)  
2 -M]!x)  
既然竹琳在家和表哥快活,我也不阻碍她,径自乘车到志成家,迎接我的自然是他的新婚妻子陈依美。她一开门,我双眼登时一亮,依美本来就是一个美女,而今晚更显得特别娇艳动人,看来似是悉心妆扮过。她上身穿了一件低领阔身T恤,下身一条水蓝色短裙,清丽娇美的脸上,微微施了淡妆,过肩的长直发,柔顺地飘散在背部,依美一看见是我,秋波流动,娇颜立即绽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说道:“没想你这么早就到。” 2 -M]!x)  
2 -M]!x)  
“你怎知我会来,敢情是志成通知你。”我说着走进客厅。 2 -M]!x)  
2 -M]!x)  
“你兄弟俩的事,我有什么会不知道,你先坐一坐,我给你拿啤酒。” 2 -M]!x)  
2 -M]!x)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顺手拿起一本杂志看。我和他们夫妇虽然十分熟络,但在我记忆中,今天还是第一次单独和依美一起,少不免有点不自然。 2 -M]!x)  
2 -M]!x)  
依美两手各拿着一罐啤酒,弯身把啤酒放在我身前的茶几,我下意识地抬头说声多谢,视线正好落在依美的领口,两只诱人的美乳,给我看得一清二楚,只见双峰浑圆饱满,肤肌胜雪,深深的乳沟,是何等地诱惑迷人。我不由呆得一呆,而我失神的举动,肯定被依美全瞧了去。 2 -M]!x)  
2 -M]!x)  
依美眼波含笑,优雅地坐在我前面,徐徐问道:“新公司的资金问题怎样? 2 -M]!x)  
2 -M]!x)  
2 -M]!x)  
2 -M]!x)  
“哦!”我回过神,马上收敛心神:“多得志成帮忙,总算齐集了!” 2 -M]!x)  
2 -M]!x)  
“这样就好,以后我得称呼你大老板了。” 2 -M]!x)  
2 -M]!x)  
“不要取笑我好吗,这回是否成功还没定数,更谈不上大老板这三个字。” 2 -M]!x)  
2 -M]!x)  
依美喝了一口啤酒,笑着问:“我听竹琳说,你和他的老公正在斗法宝,这是真的吗?” 2 -M]!x)  
2 -M]!x)  
我心头一跳,立时呆住:“她真是的!这……这个也和你说!” 2 -M]!x)  
2 -M]!x)  
“我是竹琳唯一的好朋友,她有什么心事,自然会和我倾诉。你这个风流鬼,像竹琳这样一个大美人,竟给你迷得昏头昏脑,为了你连自己老公也不怕,到底你有什么本事,是不是你下面这家伙特别厉害,弄得竹琳对你死心塌地。” 2 -M]!x)  
2 -M]!x)  
我听得整张脸红起来,一时也不知如何答她。虽然我和她不时开玩笑,但没想到,今日依美会这样大胆,难道结了婚的女人,就越显得开放?心里暗想,她言语如此露骨,不会是引诱我吧?便笑道:“这个你就要问竹琳了,她没有和你说吗?” 2 -M]!x)  
2 -M]!x)  
依美抿着小嘴盯住我,说道“我是问你,不是问她,你管她有没有说。”她嘴里虽然说得很自然,但一对美目,已见润光四射,衬着她的绝俗花容,不禁让我瞧得心痒难搔。 2 -M]!x)  
2 -M]!x)  
看来依美是有心难为我了!我一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脱口而出:“总之不差于志成。”此话一出,随感后悔,这句话也太有挑逗性了! 2 -M]!x)  
2 -M]!x)  
依美听见,果见脸上一红,不依起来,嗔笑道:“好呀!敢来讨我便宜,我老公这么长,这么粗,你有吗?”她拉开双手作个比划,又双手合指做个大圈环。 2 -M]!x)  
2 -M]!x)  
我见她越来越出轨,漫无节制,索性就和她玩闹下去:“你那里岂不是这样大,要不怎能够容纳他。”我又和她一样,双手合指做了个大圈环。 2 -M]!x)  
2 -M]!x)  
这时,依美的的一对星眸,像快要滴出水来似的,痴痴的望了我半晌,一双美腿拼命夹得牢紧。我瞧在眼里,心中微感一惊,愧疚起来,发觉自己实在说得太过火了,依美毕竟是老友的爱妻,说出这种充满挑逗性的说话,一个不好,彼此倘若按捺不住,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2 -M]!x)  
2 -M]!x)  
我正在自我反省之际,忽见依美站身而起,说道:“你真是个小坏蛋。”说话间已坐到我身旁,我还没来得反应,她的双手已圈住我头颈,小嘴凑到我下唇,轻声说道:“你想要知,为何不亲自看看。”我猛地一惊,正想开口说话,才一张开嘴巴,已被她的双唇封住,一条香舌直闯进我口腔,不住卷动探索,找寻着我的舌头。 2 -M]!x)  
2 -M]!x)  
依美的热情,一时令我不知所措,但她这根甜美的香舌,实在诱人之极,吸在口中,确教任何男人都舍不得放口。我的理智,慢慢被她的热情融化,抱着她的手,开始缓缓收紧,依美一对柔软饱满的乳房,已牢牢的贴在我胸膛,感觉是何等地美好。 2 -M]!x)  
2 -M]!x)  
我俩不停地索吻,而且越来越趋激烈,我的手再无法安静下来,猴急地盖上她右乳,隔着衣衫用力一握,依美微微一颤,在我口中吐了一声畅悦的低鸣。她显然获得了她的需求,配合着我微侧过身子,好让我更方便抚玩她。 2 -M]!x)  
2 -M]!x)  
我五指慢慢收紧,手感相当美好,饱满之中又不失弹性,实不下于竹琳的美乳。我忘情的把玩起来,时轻时重,已忘记她是我好朋友的新婚妻子,而依美开始不停地呻吟,她热情的反应,更把我趋于疯狂。 2 -M]!x)  
2 -M]!x)  
“啊!国熙,你让我好舒服,只要你喜欢,人家愿意什么都给你。” 2 -M]!x)  
2 -M]!x)  
我听了这句话,剩余的克制力,也不知飞到哪里去,竟然向她说:“包括给我插进去?” 2 -M]!x)  
2 -M]!x)  
“是的……你可以插进去,让我的温湿裹住你的热情,你会要我么?” 2 -M]!x)  
2 -M]!x)  
我含住她的舌头,使劲地吸吮着,粗嗄着声线道:“我当然想,巴不得现在就插进去。” 2 -M]!x)  
2 -M]!x)  
“不要急,我应承你,我会给你的,多待片刻好么?现在还想你继续吻我,你吻的得我好舒服!摸我……用双手握紧我,人家是多么渴望和你亲热!” 2 -M]!x)  
2 -M]!x)  
我当然不会令她失望,如拭面团般享受着她的美乳。依美抱得我更紧,喘着声音道:“你弄得我好舒服……国熙你知道吗,很早之前,人家已暗暗迷上你了,虽然我已是志成的妻子,但我对你的心依然没变,自从你和竹琳好后,我真的好恨你,她同样有老公,为何她可以得到你,而你却碰也不碰我。国熙,我知不能拥有整个的你,但只要有机会,你可否分些少爱给我,一点点就够,我已经很满足了,可以么?” 2 -M]!x)  
2 -M]!x)  
我听后,虽看不透她的话是真是假,但心里确有些少感动,便道:“我答应你,但必须要小心,我怕让志成知道。” 2 -M]!x)  
2 -M]!x)  
“你放心,我也很爱志成,更不想失去他,但我又管不住自己的任性。我很了解自己,从刚和第一个男友交往开始,就总无法只对住一个男人,所以你放心,我是不会缠住你的,更不会给你麻烦。一个月也可,两个月也可,甚至三个月也不成问题,只要有机会,环境许可,我俩偷偷见一次,这样就可以了。” 2 -M]!x)  
2 -M]!x)  
我朝她点点头,便再拥吻在一起,这一个亲吻,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依美抽离樱唇,轻轻将我推开。 2 -M]!x)  
2 -M]!x)  
依美紧盯住我,柔声细语道:“和你接吻的感觉真好,难怪竹琳会被你迷住!对我说,我让你满意吗?” 2 -M]!x)  
2 -M]!x)  
我点点头,依美凑头轻吻我一下,又道:“我们的事,我不说,你不说,志成是不会知道的,这个秘密就只有你我二人知道,我保证不会和任何人说,包括竹琳。”说完,她站起身子,缓步走向矮柜,拿起电话筒。 2 -M]!x)  
2 -M]!x)  
我呆呆的望住她,心里正在天人交战。依美确是一个出色的美人,五官细致端正,身材又棒,相信没一个男人会拒绝这样的美女。刚才她的说话,让我记起一件事,志成刚和依美交往时,也曾让他苦恼了一段日子,记得有一天,志成找我到酒吧吐心声,原来依美在念书期间,曾有过不少艳史,皆因依美容貌出众,当时追求她的男生,简直多不胜数。她和五个男生交往过,都有发生性关系,这都是依美亲口与他说。志成认为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也不大计较。怎料在她另一个要好的同学口里得知,原来依美和那些男生交往时,追求者依然不少,期间也有和男人偷情,但这件事情,依美却没有和志成说。志成知道后,心情便一落不起,但又舍不得放弃依美。当时我只好不住安慰他,叫他多留意就是,其它我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2 -M]!x)  
2 -M]!x)  
还好,依美和志成交往一段日子后,二人的感情进展很快,让志成感到了她的真爱,知道她一颗心全向着志成。渐渐地,志成也不再为此事而牵怀,三年过去,二人终于结成夫妻。但我没料到,依美的本性,至今依然不变。 2 -M]!x)  
2 -M]!x)  
只听得依美在电话道:“老公,国熙已经来了,你要多久才可以回来。”我一听见,便知依美在探口风。 2 -M]!x)  
2 -M]!x)  
这时依美回头望向我,又道:“可不是呢!这个傻小子说,一定要多谢我们,他既然这样认真,我们就不和他客气,今晚就吃他一个劲的。”我听了只好笑一笑。 2 -M]!x)  
2 -M]!x)  
“我现在问一问他。”依美朝我道:“志成问你到哪吃晚饭?” 2 -M]!x)  
2 -M]!x)  
我略一沉思,便道:“先去镛记,再到兰桂芳好吗?” 2 -M]!x)  
2 -M]!x)  
依美与志成说了,接着又道:“老公,你公司正好在中区,就不用回来接我们了,我和国熙自己去吧,八点半在那里见?”不久,依美放回听筒,相信志成已经答应了。 2 -M]!x)  
2 -M]!x)  
只见依美向我做个OK手势,走了过来坐在我身旁。眼前这美女毕竟是志成的老婆,我心中有鬼,又担心志成突然回来打破好事,忙向她问道:“依美,志成他……”岂料我尚未说完,依美已扑到我身上,嘴巴又给他堵住,那一根灵动的香舌,已在我口中不住挑逗起来。 2 -M]!x)  
2 -M]!x)  
瞧来依美是下定决心了,要是我现在抽身离去,瞧来她必定把我恨入骨髓。 2 -M]!x)  
2 -M]!x)  
既是这样,我也放开心怀,好好的与她发泄一番。 2 -M]!x)  
2 -M]!x)  
我俩紧紧的拥抱着,狂热的亲吻,让我们的气息变得益发沉重,我的手再次捏向她乳房,徐缓轻捏,美得她“呵呵”直叫,玉手已按在我暴胀的裤裆上,握紧肉棒,又揉又挤。 2 -M]!x)  
2 -M]!x)  
我的欲火一下子给她挑起来,用力吸着她小嘴,吻得她一脸胀红,叫她险些儿不能呼吸。这次激烈的抚吻,足有十五分钟之久。依美道:“我们进房间去。 2 -M]!x)  
2 -M]!x)  
”她也不待我回答,便拉着我往睡房走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太色啦综合社区 » 乱伦人妻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Total 0.031200(s) query 3, Time now is:01-22 05:37, Gzip enabled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Powered by 太色啦 联系我们:axunse@gmail.com